前淮门户网站>文化 >村上春树:高墙与鸡蛋,我永远站在鸡蛋这一边

村上春树:高墙与鸡蛋,我永远站在鸡蛋这一边

2019-11-22 08:44:13

[简介]村上春树(Haruki Murakami)于2009年获得耶路撒冷奖,并受邀在以色列接受该奖项。许多人敦促他拒绝——战争当时正在加沙肆虐,无数手无寸铁的平民无辜丧生。过去,这意味着支持相关军事国家,甚至默许支持战争。经过慎重考虑,村上春树选择来到耶路撒冷,并发表了以下讲话。

“文学作为一种自古以来就有的职业,从来没有立即停止过战争、屠杀、欺诈或阴谋,但它总是试图提出要与之斗争的东西。这就像在丛林深处,有人以一种未知的方式战斗至死。”这是村上春树写《地下》时的想法,也是他一贯的文学观。

村上一直坚持这一点。

-"高墙与鸡蛋",耶路撒冷奖获奖演讲

本文选自村上春树《无与伦比的杂情,[日期》,石肖伟译,南海出版公司,2013年

我来到这里是作为一个小说家,换句话说,作为一个职业是巧妙撒谎的人。我来到耶路撒冷。

当然,并非所有说谎者都是小说家。众所周知,政治家经常说谎,外交官和士兵也说谎,二手车销售员、肉店和建筑商也说谎。但是小说家的谎言和他们的谎言之间的区别是小说家的谎言在道德上没有被谴责。没有比说谎更清楚的方法了,小说家会得到人们的赞赏和赞扬。为什么?

这是因为小说家可以通过巧妙的谎言和生动的小说将真相拖到另一个地方,并点燃另一盏灯。在许多情况下,不可能捕捉真相并以其固有的形式准确描述它。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把真理引出来,移到想象的区域,用想象的形式代替它,抓住真理的尾巴。然而,由于这个原因,一个人必须首先在心里弄清楚真相在哪里,这是熟练说谎的一个重要条件。

但是今天我不会说谎。我会尽可能多地说实话。我一年中有几天不会说谎,今天只是其中之一。

说实话。至于来以色列接受耶路撒冷奖,许多人建议我拒绝。他甚至警告说,如果他来了,他会发起一场不买我书的运动。不用说,原因在于加沙的激烈战斗。迄今为止,已有1000多人死于封锁的城市地区。根据联合国的报告,他们大多数是手无寸铁的平民,如儿童和老人。

自从收到获奖通知后,我自己也反复问自己:这个时候来以色列接受文学奖真的合适吗?这难道不会给人一种支持一个作为争端一方、拥有绝对主导军事力量并积极实施其政策的国家的印象吗?那当然不是我想要的。我不赞成任何战争,也不支持任何国家。同时,不用说,我不想我的书在书店被拒绝。

然而,经过仔细考虑,我再次下定决心来到这里。原因之一是这么多人劝我不要来。也许我有一种大多数小说家都有的“倔强脾气”——当人们叫我“不要去那里”,“不要那样做”,尤其是当他们那样警告我的时候,我只是想去或者想去做。这是小说家的天性。为什么?因为小说家属于那种不管风吹得多大,都只能相信他们实际看到和触摸到的东西的人。

这就是我在这里的原因。与不来相比,我选择了来。与什么也不看相比,我选择了看的东西。与什么也不说相比,我选择了对你说些什么。

请允许我说一句话,一句私人的话。当我写小说时,这句话总是萦绕在我的脑海里。它不是写在纸上,贴在墙上,而是刻在我大脑的墙上。那是这样一句话:

如果有坚固的高墙和破碎的鸡蛋,我总是站在鸡蛋旁边。

是的,不管高墙有多对,鸡蛋有多错,我仍然站在鸡蛋一边。对错由他人决定,或由时间和历史决定。如果一个小说家在高墙的一边写作——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那个作家有多有价值?

那么,这个比喻到底是什么意思?在某些情况下,它简单明了。轰炸机、坦克、火箭、白磷炮弹和机枪是坚固的高墙。手无寸铁的平民被它摧毁、焚烧和刺穿的是鸡蛋。这是这个比喻的一个意思。

但不仅仅是这个,它还有更深的含义。请想象一下,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是一个鸡蛋,一个有着不可替代的灵魂和脆弱外壳的鸡蛋。我是,你也是。如果我们或多或少面对每个人的高墙。高墙有一个名字叫系统。这个系统应该保护我们,但它有时会杀死我们,让我们无情、高效、系统地杀人。

归根结底,我写小说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让个人灵魂的尊严显现出来,并照亮它。光经常被投射来敲响警钟,以防止我们的灵魂被系统纠缠和轻视。这是故事的责任,我坚信这一点。它一直试图通过写生与死和爱情的故事来让人们哭泣、恐惧和欢笑,以证明每个灵魂不可替代的本性——这是小说家的工作。因此,我们日复一日地认真编造故事。

我父亲去年夏天去世,活了90年。他是一名退休教师和兼职佛教僧侣。他在研究生期间应征入伍,并参加了中国大陆的战斗。当我年轻的时候,他每天早上饭前都会向佛坛祈祷很久很深。有一次我问我父亲为什么祈祷,他回答了那些在战场上死去的人,那些在战场上失去生命的人,无论是朋友还是敌人。每次我看到我父亲祈祷,我都觉得那里似乎漂浮着死亡的阴影。

当我父亲去世时,他的记忆——在我知道那是什么样的记忆之前——完全消失了。然而,漂浮在那里的死亡气息仍然留在我的记忆中。这是我从父亲那里继承的为数不多但珍贵的东西之一。

我想在这里向你们传达的只有一件事:我们都是一个接一个超越国籍、种族和宗教的人。我们都是一个接一个面对系统高墙的鸡蛋。看来我们没有获胜的希望。这堵墙如此之高,如此之硬,如此之冷。如果我们有获胜的希望,那只能来自于我们对自己和他人灵魂不可替代性的信念以及我们的热情。

请这样想。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活生生的灵魂,我们可以把它握在手中,而系统却没有。我们不能让系统利用我们,让系统做自己的事情。不是系统创造了我们,而是我们创造了系统。

这就是我想对你说的一切。

浙江快乐十二 辽宁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极速赛车下注

© Copyright 2018-2019 lapextreme.com 前淮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